模型資訊百科

發展光電建筑

Home1 >> 發展光電建筑
[來源:原創] [日期:11-09-02]
“建筑光電一體化”的問題討論已久,而可圈可點的項目甚少。放眼國外,即使有非常搶眼的項目,數量卻也不多,說明建筑光電一體化難度不小。在政策中規定的所謂“構件型”、“材料型”、“與屋頂、墻面結合安裝型”的分類,實際上界限難分、相互包含,在具體項目執行時往往難以準確判斷,而正是這樣的分類決定了單位補貼額度的高低。   “建筑光電一體化”應該是一個較寬泛的概念,模型公司“一體化”程度則有高低不同。最優化的“一體化”程度可理解為:滿足建筑外圍護結構的各項物理性能指標和建筑外觀裝飾的要求。   要滿足較高程度的建筑光電一體化,必須在建筑初期給予考慮,在建筑方案初步設計階段研究建筑朝向、太陽方位角、入射角、圍護結構的結合、建筑外觀的協調等諸多問題,其后的各項審批、施工圖設計、主體施工等等,這是建設程序的周期決定的。補貼政策要求兩年內完成,由于難以與具體項目的建設周期合拍,建設初期即考慮光電一體化難以實現,結果是強行結合、不倫不類。   就現狀看,建筑用光伏應著眼于大量既有建筑,著重于具有大量屋頂資源的建筑,著重于改造成本低的建筑屋頂。真正意義上的光電建筑一體化需要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在新建筑中摸索和積累經驗,逐漸培育和發展。   關于光電并網   光電并網在國外已經實施多年,國內設備也基本能夠滿足要求,系統集成技術上主要體現在追求轉化率和穩定運行方面。問題在于,光電建筑補貼示范項目明確為自發自用,即低壓端并網。從目前的投資效益來看,電價相對較低的西部地區投資配套資金回收期長,投資效益差。比如西北某省的工業用電僅為0.3元/W,甚至遠低于內陸地區的生活用電電價。所以因地制宜,發揮地區效益優勢,應該考慮將補貼項目的重點放在太陽能資源較為豐富、同時缺電的北方和東部及南方沿海地區,而西北部則以地面電站為主的規模性太陽能發電。   關于光電補貼政策   僅從幾個2009年起就獲批準補貼項目的地區來看,項目能夠完成補貼的資金投入就已經很不錯了,除去暫扣的30%資金(文件規定,先期撥付補貼的70%,帶項目驗收后資金清算再撥付30%),再扣去補貼項目的申報成本,如果按照補貼資金占項目總投資的50%計算,初步估計在項目實施過程中補貼資金實際到位不到35%。也就是說,國家光伏補貼的真金白銀實際投入占項目總投資的1/3。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地方和項目投資者不投入相應的配套資金的話,項目裝機容量只能完成1/3。據筆者目前了解的部分地區情況,絕大部分項目實際情況與此吻合。   按照財政部和住房城鄉建設部623號文件要求,“對在上述期限內完工的項目,財政部將根據實際完成裝機容量、光電建筑一體化安裝類型等進行資金清算,撥付剩余補助資金。對未按規定期限完工的項目,剩余補助資金不予撥付,并一律收回此前撥付的補助資金”。問題是,資金如何收回?地方和項目申報方的配套資金沒有撥付,應當負何種責任?有無具體的法律約束?   國家多次強調推動太陽能光伏發電應用的決心及政策的持續性,這一點毫無疑問,問題或許在于強調了“推動”,而忽視了“拉動”。   光伏補貼政策實質上是一種自上而下的、以資金投入為光伏發電這種高投入給予補貼的政策。地方和項目投資者以短期和短視的利益驅動獲得補貼利益,光伏發電并不能帶來明顯的既得利益,因此,配套資金就成了申報報告中的數字。實質上對于光電項目的投資者來說,缺少真正的利益激勵,缺失補貼政策的消費拉動機制。因此,這種光伏項目的補貼政策僅僅啟動了太陽能光伏應用市場,作為長期可持續性的政策,尚期待路徑的更加優化。   消費市場拉動或許能夠成為光電建筑可持續發展的基本出發點。我們可以構思這樣一種市場化的運作模式:建筑業主作為投資者,將所在建筑的屋頂或建筑外立面向電力部門申請作為光伏發電的載體;獲得同意后,由光伏系統集成公司設計并向電力部門報批;業主以自有資金和銀行專項貸款投資安裝,再由電力公司驗收并接入電力公司的購電表計量并網,按期向業主支付購電費;電力部門支付中超出常規電力的差價,由政府通過稅收給予減免或補貼。這樣各方都獲得了相應的利益:國家通過補貼真正買到了光伏發出的電,電力公司得到了減免稅收或補貼的回報,建筑業主得到了銷售高價光伏發電的直接效益,同時業主仍繼續作為常規低價電力的消費者。   以上這種模式并不是烏托邦的空想,是西方國家運作多年的一種成熟的市場模式?疾烀绹、日本和韓國的光伏政策,都是由補貼起步,立法、補貼補償、稅收、銀行多管齊下。   關于發電載體   太陽能發電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需要足夠的面積,其發電量和電池組件面積呈正比。在單一建筑中,建筑屋面及有效立面都可作為光伏發電的載體,但由于建筑物的特異性和地域性,很難成為規模性發電的載體,在國外發達國家這也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   中國特有的工業開發區是一個良好的載體,金太陽補貼正是針對這一點。除此之外,大面積的物流存儲庫房、糧庫、集貿中心、批發中心、展覽中心、會議中心、交易中心等等也是具備大面積屋頂所在。市政工程,如車站、廣場、隧道、停車場、廣告牌等等也是獨立發電的構筑物載體。眼光再放開一些,設施農業如種植業的溫室、大棚以及養殖業的動物館舍等等,均可作為地面電站的附加載體。由此看來,光電建筑不缺少載體資源,需要我們去挖掘和發現。   關于標準體系建設   雖然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太陽能電池生產國,有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和國際知名度的光電生產企業,已形成具有規;、國際化、專業化的產業鏈條,但是國內較大規模地應用于建筑領域只是近幾年的事情。長期以來,建筑用光伏系統的設計、生產、施工安裝、檢測、運行和維護均無統一的標準,難以從根本上保證系統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建筑光電系統集成企業參差不齊,介入光伏領域后,沒有統一的技術標準依據,各程序和環節存在著不同的混亂現象。光伏標準在我國光伏技術發展、光伏工程、光伏商業活動中變得舉足輕重。因此,加快建設建筑用光伏系統的標準體系,推進各類標準的編制,貫徹太陽能光電技術在建筑領域應用實現一體化、規范化,規范建筑用光伏市場的企業行為已是當務之急。   建筑用光伏技術標準體系的建立離不開法律和政策基礎。應當按照《可再生能源法》的法律原則和規定,對現行的行政法規、規章、技術規范等完善和補充、明確具體標準和技術指標;還應當注意保持法律制度目標的一致性,在今后制定和編制標準的同時,考慮發展可再生能源的各項要求,體現有關法律法規的各項目標。同時,根據上述標準體系的標準內容,配套相關的標準圖集、技術措施、技術選用條件、技術導則等指導性應用技術文件,以便實際應用時參考和推廣。

建筑模型 關于尚島 產品展示 公司場景 公司動態 招賢納仕 聯系我們 

模型資訊百科版權所有

联盈策略